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我的小学(之十一)  

2015-08-27 10:19:3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小学时候,哥哥姐姐们都在上初中。他们和我们小学生一样,执行着“以学为主,兼学变样,既要学工也要学农、学军”的办学思想,于是,我在哥哥姐姐们的书包中发现了《木匠》、《瓦匠》以及《农机与拖拉机》等等字样的课本。在大人们看来,谁家的孩子如果上了木匠、瓦匠班,或者学开拖拉机那就是有了一门手艺,是高人一头的;相反,谁家的孩子如果被分到了农业班就会被大家瞧不起,因为种地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然而,一件事情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全村人对“农业”低人一头的传统认识与看法。

那年县里农科站按照省里的统一部署安排,要在海南岛开设一块水稻试验田,除了专家之外,还要选派部分年轻人参与此项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村里的一名当初让人瞧不起的农业班的小青年被荣幸地点了将。后来几年,这位小青年每次回家探亲给大家带来的南国轶事与坐飞机的故事都让全村人羡慕不已,更让那些已经成手的瓦匠、木匠们后悔莫及。

在那些“后悔队伍”的行列中,有些人较荣幸地成为了我们小学生的民办教师。他们二十岁左右的年龄,在我们面前俨然一副成熟、大人的样子。由于是我们的老师,小伙伴们对老师很敬重,也很害怕。尤其是“四人帮”刚刚倒台,大学的恢复招生与大城市的美好生活更是大家要求学习、考上大学的无限动力;学习、充电成了那个时代最时髦的追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小学生对“无所不知无所不会”的老师的心理是敬而又怕的莫名感觉。

然而,这些年轻的老师毕竟是木匠瓦匠拖拉机手出身,他们的文化修养以及教育教学水平可想而之,在教学过程中创造出来的传奇故事更是让大家记忆犹新。如他们会把课文中的“邀请”读成“ji请”,会把“常识”读成“常xi”(方言);他们会这样告诉学生:“黑天的黑就是he板的黑”(当地方言,黑字发he音)。

《小英雄雨来》是我们小学生很爱学的一篇课文,老师讲的也很生动,课堂上师生配合的很是和谐。课文中“青纱帐”一词“为何意”却难住了大家,老师说他翻遍了能在办公室中找到的所有字典,都没能查到“青纱帐”为何意。第二天上课,老师说,他问遍了全校所有十来个老师,没有一个人知道“青纱帐”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家甚至认为这三个字是否给印错了。

由于小学的头几年大家都在“开门办学”的状态中度过,对最基础的课本知识知之甚少,尤其是数学更是一塌糊涂,“通分约分”等概念更是像天书一样,同学们一窍不通。当我们将相加的两个分数的分子分母对角约分时,老师火冒三丈,他的一句话更是让我们看到了渺茫暗淡的明天:“连约分都不会,将来还想读初中、学代数A+B=C,你们基本就CC(稀稀,当地方言,“完蛋了”的意思)了”,小老师恨铁不成钢。

后来大家在相遇时说,我们这代人赶上了好时代,搭上了末班车,不然的话,我们可能就是今天的瓦匠木匠和拖拉机手了。

原创:我的小学(之十一)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