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幼年纪事(之十)  

2015-05-03 15:12: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学会与人交流、再能自主地与人交流是一项最主要的事情。

孩子的学话先从先天的“咿咿呀呀”的简单音素开始,再从“爸爸妈妈”的简单语素走向正轨,期间是一个艰难又复杂的过程。好在孩子大脑的语音系统是一张白纸,在学话的时候没有什么分心因素,学得快,记得也扎实。

正因为如此,这种学习与记忆就有了机械性很强的强迫性特征,即大人说什么,孩子只能靠语音死记硬背,有的能理解,有的就不知是什么意思了。

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生产队各个大田地块的名字,有一些当时就能理解,如“赶牛道”、“东南荒”“西河边”等等,而像“博渔船”、“卡波快”、“该应”、“长条子”等地名让不经世事的孩子费解。最让我意外的田地名字是“小台湾”,每次随大人来到“小台湾”附近时,自己都紧张兮兮地躲在大人的身后,生怕有蒋匪特务什么的突然出现。“小台湾”其实就是一小块有几亩地大小的孤独地块,它的一边是国道,其它三面都是湿地苇塘,外表看确实像台湾,可是年小的孩子怎么能理解外延如此宽泛的地名概念。

比“小台湾”还有味道的“趣闻”是一个叫做“北井子”的公社所在地,很小的自己常常以为“北井子”就是“北京”,更何况“北井子”距自己的家又遥远(实际只有区区十几里地的路程),因此,大人们每次提到“北井子”或者去“北井子”办事都是很让我羡慕的。特别是生产队里的哥哥姐姐们每天成群结队地去“北井子”读初中,自己就埋怨自己为什么年龄这么小,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能长大也想哥哥姐姐那样每天都能去“北京”见识见识,因为那里有天安门,有毛主席,有红太阳。

耳濡目染,待长大一点,自己也能跟着大人或大队广播学唱一些歌曲了。由于年龄太小不识字,只能凭着听力与记忆力死记硬背,竟然也能跟着哼唱着不少篇幅很长的歌曲。当然,百分之九十的歌词是不明其意的。有一段从小学唱歌的“佳话”直到今天自己仍觉得可笑。歌曲《军民大生产》中有这个一段唱词:“又能武呀么嗬嗨,又能文的呀么嗬嗨,人问我什么队伍,一二三四,八路军呀么嗬嗨。”歌词中的“又能武”让我困惑了很长时间(至少几年),因为有个小伙伴的爸爸名字就叫“由能武”。别看小,自己不仅能唱“通俗歌曲”,还会唱京剧样板戏的不少唱段,包括《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奇袭白虎团》等中的段子。由于京剧的歌词比“通俗歌曲”的歌词更难辨记,于是,让我现在还要捂嘴大笑的“创造”就更多的去了。“创造改动”最多的一段是《红灯记》中李玉和的“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这段近五十个字的歌词让我唱得体无完肤,几乎每个字都做了“篡改”。自己幼年这种自主发展的音乐教育过程与结果能怨谁呢?

我们做孩子的时候,当局者迷于好多事情;我们应当多多思考的问题是:为人父母的时候,自己的头脑是否清醒过。

幼年纪事(之十)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