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我的小学(之五)  

2015-05-30 16:30:1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时候,在正常上课的同时,全校小学生都参与了文艺与武术这两项重要活动,这两项活动所占用的时间甚至比上文化课的时间要多得多。

“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文艺学小靳庄”是当时印象最深的几件大事,而对小学生来说,农业学大寨我们主要是为生产队拾粪、割野干草,工业学大庆就是学习铁人精神,而学习小靳庄就成了大家能直接参与的主要任务。

小学生对学习小靳庄最简单的理解就是积极参加学校、班级的各项文艺表演活动。那时学校免费为每一个小学生分发了一个小竹横笛,人人都参与学吹。有天赋的自然就脱颖而出,少数精英便被抽调到学校的文艺宣传队,成了大家仰慕的对象。由于受哥哥的爱好影响熏陶,竹笛对我来说不算陌生,多少懂一些,于是在小伙伴面前略显超前一点。首先我能吹出较为流畅的笛音,其次基本能吹出1234567的基本音调,再加上可能的一点天赋,不久我就成立学校文艺队的一员。最早能独立吹奏的是带有前奏与过渡音的《东方红》,当然在给全校师生演奏的时候,不是我一个人独奏,而是文艺队持有二胡、京胡、板胡、扬琴、琴琴(一种类似于琵琶的小型号乐器)等等的所有乐器一起演奏,即所谓的“齐奏”。这种齐奏是听不出“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精细乐音的,听众能听出个大致的调声就不错了。后来我成了学校乐队里的“首席”笛子手,记忆最深的是在一次文艺汇演中独奏了电影《春苗》的主题曲《春苗出土向朝阳》,赢得了全校师生认可的掌声。

在整个乐队中,二胡是最高贵的,因此能拉上二胡成了大家最高的追求,当然我也有这样的心理。学校派老师到沈阳买了几把板胡、京胡回来,几经努力,我得到了一把板胡。懂乐器的人都知道,二胡不好学,而想拉好板胡、京胡更是难上加难。而我的起步就是板胡,其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的音乐老师是一名从丹东下乡的朝鲜族青年,姓鲁,人长得也精神,能耐也很强,吹拉弹唱无所不会。一个星期六下午放学时(那时没有双休日,全国执行单一周日休息制度),他悄悄地告诉我,“明天早晨到我家,给你一把新二胡”。鲁老师的一句话让我喜出望外,那一宿我睡了不点觉,很早就起了床,伴着旭日朝阳,一路欢歌地去了离家四五里地外的鲁老师家……那是一把铮新瓦亮的高档二胡,单看那个精美的装二胡的盒子就能让你激动很久。

后来在全公社小学文艺大调演比赛中,我就是用这把让我难以忘怀的二胡与另一个小同学共同演奏了一曲《红梅赞》。

经过反复淘汰,音乐老师从全校各个年级挑选了最优秀的选手组成了校级乐团,乐团成员每天上学可以不背书包,不用到教室学习,不用写作业,这让团外的同学很羡慕。

长期在学校乐队练习、排练、演出,自己还真就练出了一手真“功夫”,尽管那时还不太会识谱,但只要会唱的歌,自己就能很自觉地、不费劲地用笛子吹出调、用二胡拉出曲子,我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这段“不务正业”的“文艺”经历,在“潜伏”了多年之后,让自己在读大学时有了另一段“文艺苏醒”。在读大二的时候,学校管弦乐队因大四学员的毕业离校等原因 ,需要补充新的成员重新组成新的团队,自知“乐器起步低”的我从未有过“可能被学校管弦乐队吸收”的想法。然而有一天,比我大一届的乐队队长找到我,先是让我识读一段简谱,又让我吹了一段《扬鞭催马送公粮》的曲子,他当场就通知我“明天有时间到乐队报到”。在这个乐队当中,我是长笛手,由于我吹竹笛时是“左撇子”,而由于键盘的原因,吹奏长笛必须改为“右撇子”,因此在学吹长笛过程中自然也吃了不少苦,好在这种过渡的时间不长,自己很快就适应了。这支管弦乐队有三十几人组成,他们大多数是城里的孩子,农村出身的队友也就两三个,这两三个当中就有我一个。

原创:我的小学(之五)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