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幼年纪事(之十二)  

2015-05-20 14:58:2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的房子大致是一个四合院坐北面南的正屋。东侧的厢房住着一户周姓老两口,老两口膝下无儿女,早年要了一个女儿早已出嫁。

厢房的老两口我们都称他们为四爷四奶。印象中的四奶尽管才五十多岁的年龄,但小脚套小鞋的样子、满是皱纹的长廋形面颊、黑色袭身的上下打扮以及几乎长年扣在头上的黑色倒U形帽子,让幼小的我从小就将这个模样的人定格在“老太太”的印象之中。

可能是自己膝下无子女的缘故,四奶四爷总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在那个生活物资极其贫乏的年代,饼干糖块绝对是最上档次的消费品了。平日里当四奶没有任何原因地叫我到她家的时候,那就是我心里最幸福的时刻,这时,四奶就会从柜顶上放针线的小瓷碗里拿出几块糖或饼干给我,而我就会像小狗一样摇头摆尾、乐滋滋地享受起来。当然我也会把四奶四爷当成自家的人一样看待,当小脚的四奶端着洗衣盆要到村头的水池洗衣服时,六七岁的我就会拖着两米长一尺半宽的洗衣板紧随其后,我们用几乎相同的步伐与步率,一同来到洗衣服的水池跟前,四奶在浣洗的同时,我在一旁玩耍,直至再一同回家,很是和谐。

那个时候百姓自家房前屋后的菜地是不允许种植西红柿等非主食作物的,而四爷则在自家房屋的山墙外面的一小块空地上种了几株西红柿,那里很隐蔽,四周除了一面是房屋山墙之外,还有两面则是高高的院墙,一般人是看不到里面种的是什么东西,而尚在幼年的我的个头更是矮的没法目的其中的奥秘了。直到有一天,在菜园里的四爷喊着我的小名让我过去,只见四爷手里拿着一枚红红圆圆的大西红柿。我喜出望外,因为那时的西红柿对一个一年到头也没吃不上什么水果的农村穷人家的孩子来说有着无穷的诱惑力。由于西红柿种植的株数有限,产量又低,结出的果实数量自然就不多,不过在自己的记忆中,那几株西红柿结出的果实大多都让我给吃掉

后来四爷四奶举家搬迁到了千里之外黑龙江省的女儿家,从此我再也没见过两位老人的身影。假如二老还健在的话,都有百岁以上的高龄了。

原创:幼年纪事(之十二)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