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幼年纪事(之七)  

2015-03-28 09:45:2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幼年得病,是一件让孩子们非常尴尬的事情。有病自然不舒服、难受;可也有机会吃到平时吃不到的饼干。

那个年代的病很简单,治病也很简单,自然好得也快。简单的病大多是头疼感冒,大人孩子几乎没有什么疑难杂症。大队的卫生所也简单,一间小房、几幅药架、几个大小不一的针管、一盒不同型号的针头、一个赤脚医生,这个医生身兼看病、抓药、扎针等工作,他无所不能,几乎是药到病除。

我印象里赤脚医生是“小田”,中等个,四方大脸,大嘴,态度不错。从小每每患病,妈妈就会抱着哼哼呀呀我到卫生所找“小田”。卫生所是孩子们最痛恨的地方,连“小田”也被痛恨进去了,因为来到这里“非吃药即扎针”。病痛加上惧怕的心理,使患病的孩子们常常是痛上加痛,卫生所里的闹心的哭声也经常是高潮迭起、此起彼伏。每次到卫生所找小田看病,我都会仔细听妈妈与小田的对话,最不愿听到小田说的“这孩子需要扎针”这样的话了。在妈妈的鼓励与饼干的诱惑下,每次扎针我都会咬紧牙关,坚持不哭,可一出了卫生所,幼小的自己就会不自主的哭将起来,嘴里不停地说“坏蛋田儿、坏蛋田儿”。随后妈妈会带我来到距卫生所很近的大队商店,给我买来二两饼干,这时的我忘记了扎针时的疼痛,大概病菌也望而却步,病也好了一大半。

后来声望很好的小田被调到了公社卫生院,我们大队卫生所的大夫自然又换了一个新人,人称“小王”。就是这个“小王”两个字让我困惑了很长时间:能看病会扎针的人怎么会叫“小王”?应当称其“小田”才对呀?,从小不谙世事的我把“小田”印象成了大夫的代名词了。

大概自己五六岁的时候,那年春天,我和大多数小伙伴一样,传染上了腮腺炎,俗称“肿杂水”,两腮及下巴肿胀的很大。妈妈领我来到大队卫生所,从大夫手中买了一包叫做“冰片散”的小颗粒、黄色的东西。回家后,妈妈用生水将这包药剂在碗中稀释之后,均匀地敷在我的两腮及下巴上面,此时我的的形象博得了哥哥姐姐的“不怀好意”的起哄大笑。第二天,按照大夫的说法,妈妈要用温水将我脸上的黄色药物统统洗掉 ,这一洗不要紧,我自己不仅感觉脸上有火辣辣的感觉,妈妈还发现我的脸上凡是敷药的地方都均匀地掉了一层皮。去问大夫,大夫说敷在我脸上的药物浓度过大了——无知多可怕。

后来妈妈听来了一个偏方,用生了锈的铁铧犁与秤砣在唾沫的润滑下来回摩擦,用新生成的带有黄色铁锈的液体敷在生病的脸上,我的“大脸”很快就消失了,腮腺炎就这样被治好了。“小偏方治大病”——这话一点不假。

原创:幼年纪事(之七)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