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幼年纪事(之二)  

2015-03-17 19:43:4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天营养的不足导致在襁褓之中的我体质虚弱,内火太盛,体内的毒素由内而外喷发而出。好在那时幼小的自己尚处在身体的继续发育状态,没有什么记忆力,否则的话那种痛苦肯定是刻骨铭心的。在自己从小不满周岁时留下的唯一一张黑白照片可以看出,当时小胳膊小腿上还留有脓疮痊愈后的不同肤色。

不知什么原因,在小时候的我有一副紧贴头皮且蜷曲的头发;再加上与嘴同样大小的两只大眼,据说很招人喜爱。但父母有他们自己的担心:如果随着年龄的增长两只眼睛仍旧与嘴同样大的话,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于是,母亲抱着我来到了大队卫生所,赤脚医生的解说,让母亲放下了不安的心。

过了周岁生日以后,我的体质完全恢复正常,自己能动性的四处跑动给大人增添了不少照顾负担。但父母中年得子,对我关爱有加,很多事情都由我的性子来。就一岁半的孩子来说,正值对眼前的所有事情都有好奇心的特殊时期,看到的都要去看一看动一动。后院的第一只黄瓜刚刚落花坐果,好奇的我便爬在黄瓜架下的地垄沟处左看右看,用心品味这个诱人口水的、长条式的黄绿色的小东西。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反复告诉我这个小黄瓜现在还小,等它长大了才能吃,我啊啊地答应着。待妈妈再次来到我跟这个小黄瓜的眼前时,这枚可怜的只有一寸长的小黄瓜莫名地只剩下半寸了,据说那半截仍旧挂在瓜藤上的小黄瓜下面能清楚地看见小小牙齿咬过的痕迹。每次回想起这件天下独一无二的自创小童话故事,笑意就会自觉不自觉跑到自己的心里、脸上。

父母对我的痛爱,也影响了我的几个哥哥姐姐。用现在的话讲,在全家人的眼里,我就是一小宠物,长此以往,任性就成了我的专权特权。

大约快到两周岁的时候,我渐渐地从妈妈的怀抱中走了出来,几个姐姐便成了我全天候的玩伴,我是唯一的主角。姐姐们为了让我开心,时不时地会想到好多好玩的事情逗我开心;当然姐姐也才是十岁左右的孩子,她们那些同样幼稚的言行、玩法也有时也显得有点过了头。那时的生产队社员上下午上班有同一的时间,有生产队长一人控制。每个生产队在队部附近的大树上都挂有一个用破旧的铁铧犁做成的鸣器,俗称“典”。每到上班时间,生产队长就用铁锤在“典”上猛敲几下,“典”就会发出响亮的声音。这种声音不仅洪亮而且每次响后都是余音袅袅,很有穿透力。有一次,几个姐姐背着我来到“典”下,用树枝在“典”上轻敲几下,“典”发出的清脆悦音让没见过世面的我激动不已,一时间笑的喘不上来气;没等我缓过气了,姐姐又在“典”上敲了几下,结果就是我笑的几乎没有了知觉。这一幕被邻家的婶子看到,当时就把几个姐姐训斥了一顿;这还不算完,婶子回家又将此事告状给了我的母亲,其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在我三四岁的时候,自己倔强的小脾气已经成型。有一天傍晚时分,不知什么原因使我大哭大闹起来,任凭母亲怎样劝说,就是不屈服,倔强得很,硬逼着母亲把已经拿到家里准备做饭用的柴草抱回屋外;这还不算,我还无休止地站在堂屋中间位置继续大哭,哭累了,自己又找来一根起到拐杖作用的小木棍拄着哭,就是不让母亲做晚饭,即便如此,母亲也没打我一下。母子双方就这样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附近山上的采石场轰轰几声炮响,吓得自己悄悄地爬上了炕上,这才结束了这场只有我单方敲号的战斗。

长大后,我们常常为自己小时候的不懂事懊悔不已,而母亲给予我们的母爱到底几斤多长谁人知晓?!

 

原创:幼年纪事(之二)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55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