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羊年说羊:关于羊的小故事(之二)  

2015-01-10 09:1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穰垛就像一个个忠诚的卫士,守候在村庄寂寥的角落。   

那时,家里养了一只母羊。我对鸡啊、狗啊、猫啊、猪啊等动物向来不感兴趣,唯独那只羊例外。每天放学后,不写作业我也要牵着它出去溜达溜达。说是牵着羊出去放,根本就用不着绳子,把绳子一匝一匝缠在羊脖子上,任由它到处走,可是它一步也不离开我,我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   我家三面环山,到处都有羊儿喜欢吃的野草。即使在冬天,也有很多地瓜秧、花生秧供它吃。每次出来放羊,只要手里有吃的,我总忘不了留几口给羊,后来母羊精明起来了,只要我吃东西,它就在我身边蹭来蹭去,甚至跳起来跟我抢,不给它吃两口就绝不肯去吃草。有些我也不经常吃的馓子、香蕉之类的好东西,就舍不得给它吃了,藏在口袋里,背着它吃,可是它的鼻子、眼睛总是那么敏锐,只要我的嘴巴一张一合,它就知道我在偷偷吃好东西,于是就到我身边蹭来蹭去,表面上跟我套近乎,实际是在观察我把东西藏到哪里去了。不知是它的敏锐还是我藏东西的本领拙劣,它总能很快就发现我“藏宝”的地点。我都舍不得吃呢,怎么能给它吃?我只好把东西高高举起来,不让它够到,但是这可难不倒它,它只需轻轻地一抬前蹄,就和我差不多高了。我还是舍不得给它吃。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拿着东西就跑,它就这样两条腿直立着追我,追个十几米发现追不上了才把两只前蹄放下来,四蹄并用。   我哪里跑得过它?跑不了多久就被追上,加把劲拼命跑,直到实在没力气了,我只好一边喘粗气一边乖乖地把手里的东西分一些给它。   冬天里我是不大喜欢到山上放羊的,这时山上满眼萧瑟,只有一些枯枝败叶,羊吃不饱,山上风大,羊冷我也冷。   最喜欢在冬日里到自家的打麦场里放羊,每年我家的场里都会有一垛麦穰和一垛薯秧子。照例是把绳子缠到母羊的脖子上,任由它挑喜欢的东西吃。它却并不急,每次到了打麦场,它总是先围着麦穰垛蹭一圈,然后再围着薯秧垛蹭一圈,等身体舒服了才慢慢腾腾地挑白薯叶子吃。这家伙狡猾着呢,白薯叶子叶片薄,好嚼。白薯藤硬,难嚼,它总是挑白薯叶子吃,外面的叶子吃光了,它就用嘴或蹄子在薯秧垛上掏洞,专找白薯叶子吃。   

趁着母羊吃草的时候,我猫到麦穰垛边,也不管脏还是净,慵懒地往那里一躺,冬季里钻骨的小风被挡回去了一大半,阳光温暖着全身,真舒服。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小睡一会,等醒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掏出随身携带的课外书靠着麦穰垛读了起来。这种一边放羊一边读书的惬意日子是那样美好,却又那么短暂,等我弟弟也即将升入初中时,体弱的父亲在经济上便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和母亲商议后决定把母羊卖给邻村一个杀羊的屠户,为我们交学费。听到父母的决定我的心隐隐地疼了起来,我想起了和母羊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它顽皮地围着我向我要好吃的;它不吃地里的青草,耍赖,非得让我拔出来喂它;我趴在地上,“咩咩”地学羊叫,我一声,它一声;它围着麦穰垛,一圈一圈地蹭痒痒……   可是现在,父亲和母亲却商量要把这只羊卖给那个屠户!   邻村屠户到我家牵羊时,我没敢看,一个人跑到打麦场,倚在麦穰垛上,泪哗哗地流个不停。我的羊,我那只可怜的羊,就要被人杀了。可是,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不敢乞求父亲不卖那只羊。父亲羸弱的身躯和生活的窘迫让我无法说出那些天真的话。一只羊,一只生存在贫困农村的羊,被宰杀或许就是它唯一的宿命。   那只母羊终究还是被屠户牵走了。   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也没和同班一个姓张的同学说过话——他就住在我的邻村,是他的爸爸牵走了我那只可爱的母羊。

羊年说羊:关于羊的小故事(之二) - 歧河 - 歧河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