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幼学纪事——我的启蒙教育(之四)  

2013-03-04 15:54:43|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大众娱乐节目很单调,除了各生产队、大队及公社的文艺演出队的定时汇演之外,大家接触最直接最多的就是家家户户都有的广播。

当时的广播尤其是大队广播每日三餐之前的播出时间,为大多数没有时钟的贫困家庭间接地解决了大致定时报时的这一尴尬难题。大队广播一响,不仅意味着公社、县、市、省及中央的广播电台站的“新闻联播”、“报纸摘要”等节目的次第开播,也更是在通知起早做饭的、上学的、下地出工的、上班干活的等等的相关人员:“时间到了”或“时间快好到了”。

而对幼年的我来说,各级广播台站给我影响最大的不是“报时间”,而是广播里反复播放的文艺节目,如歌曲、相声、山东快书、河北梆子、天津快板、京剧唱段等等。

那时的大队广播只是一个最低级别的广播转播站,除了不定期播出一条通知或电影消息之外,更多数的时间是在公社广播站正式开播之前播出的各种文艺节目。由于大队开支紧张,能供播放的唱片又少,因此,广播站每次购回的唱片竟然能成年累月地播放,每天“早午晚”三次,天天如此,月月如此,质量真是好。当然,在不自觉中,广播中播放出来的很多东西也就不经意间给记住了。一些歌曲甚至大段的相声竟然能从头到尾几乎不差地记下来。

那时的农村没有幼儿园,更没有托儿所,孩子的学期教育几乎是空白。大队广播成年累月播放的歌曲、段子便成了一种孩子自觉进行音乐教育的唯一形式。

那时的也有儿童歌曲,但能记下的,只有《草原英雄小姐妹》、《我是我是公社小社员》等为数不多的经典音乐,除此之外,像后来才知道名字的《苏区干部好作风》、《远方的书信乘风来》、《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洞庭鱼米乡》、《五哥放羊》、《新疆好》、《赶牲灵》等大人唱的的歌曲因为天天的灌输熏陶,竟然也能从头到尾地完整唱出来——尽管很多歌词都是模模糊糊弄不明白。知道的歌唱家仅有张振富、耿莲凤等为数不多人的名字。

我自己经历的最可笑的一个段子是:《军民大生产》里有一句“又能武呀么嗬嗨,又能文呀么嗬嗨……”,待到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级里竟然有个学生的名字叫“由能文”,这让我大惑不解,因为无知少见的我在那个懵懂的年代根本搞不清“又能文”与“由能文”二者的关系。

尽管那个年代的学前教育几乎是空白,但孩子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记得有一段时间大队广播天天播放的相声《海燕》很有意思,时间一长,没上过学的我竟然能从头到尾背下来。相声大致说的是:海燕带领广大渔民风里来雨里去,建设海上大寨,取得了大丰收,群众敲锣打鼓庆祝胜利。这段相声最后几句的台词是:“大镲鸣响——一筐一筐又一筐;小锣鸣响——快抬快抬快抬;小喇叭唱——海燕人小志气大,常出海不在家,海上盛开大寨华。”那段时间甚至后来很多年,小伙伴们都把这段经典的相声台词当做儿歌唱了。

更为可笑的《红灯记》里李玉和夸奖铁梅的一段唱词:“提篮叫卖拾煤渣、担水劈柴全靠她”,六七岁的我根本弄不清这两句话的意思,待后来长大、懂事、识字后看到歌词的时候,自己不仅哑然失笑——原来如此。如此笑话还有很多很多。

我小时候跟大队广播学唱的最长的一首歌曲是“坐唱二人转:《祖国处处有亲人》”,这是我当时感到旋律最好听的曲调之一。尽管有些歌词当时没弄懂,但也能一个字不落的从头到尾哼哼下来。还得感谢电脑,感谢网络,因为从那里我终于弄清了这个唱段的每个字每句话的真面目,而且还有完整的音乐,甚至还有清晰的老版视频。用现代化的办公用具重新体验儿时的残缺感受,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享受!

古人云:凡音之起,由人心声。儿时的音乐熏陶对人的一生很重要——不管这种音乐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