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老彭”同志二三事(原创)  

2010-05-26 21:35:4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彭”不老,而且,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在许久以前,在贫下中农最吃香的那个年代,我的一个远房大哥因为自己的出身不好,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他当媳妇。在快三十岁的那年,经人说媒,一个外乡彭姓女人成了我这位远房大哥的人生另一半。

不知这位远乡来的女人叫什么名字,只听说姓彭,于是,大家都乎其“老彭”。

“老彭”的到来,给我们这个因贫穷而少有欢乐的乡下小村平添了很多乐趣。

发生在1975年冬天腊月二十四辽宁营口、海城的那次大地震,让地处辽东半岛鸭绿江畔的我的老家也有了强烈的震感。

那个年代的夜生活很单调,人们不仅没有电视看,也没有其它什么娱乐活动,由于害怕点灯费钱,每天晚上大家不管有没有睡意,都一例的早早地躺在炕上睡觉。而那次地震的到来,恰恰发生在大家似睡非睡的迷迷糊糊之中。

随着突然到来的天摇地动,给多少年来几乎没有经历地震的正在入睡的人们带来了短暂的错愕,清醒之后就是不顾一切的往室外疯跑,这其中当然包括被大人抱出了的孩子。

前面提到的“老彭”就是这次地震故事中的主角。

当时的“老彭才二十几岁,一个还没满周岁的孩子是“老彭”嫁到丈夫家来打造出的第一件了不起的作品。那天晚上,面对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和北方腊月滴水成冰的寒冷天气,和所有母性一样,“老彭”不顾自己的冷暖,拎起孩子的小棉被,裹起孩子,光着脚冲出房屋,和家人一起聚集在空旷的院子中间。刚刚跑出来的婆婆在黑暗之中更是在第一时间也想到了孙子,急切地大声问媳妇“孩子抱出来没有?”,惊慌失措的“老彭“及时回应“孩子我抱出来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漆黑之中,稍稍稳下神来的家人发现:在“老彭”的脚下硬冷的地面上有一个会动弹的白色东西,婆婆弯下腰定神一看,刚刚缓过来的心率再次出现了高节奏的跳动频率:原来,地上躺着的这个白色的会动弹的小东西正是自己的孙子。再看看“老彭”,两手紧紧地抱着瘪瘪的小棉被,站在黑暗之中还在瑟瑟发抖。

在我们村里,“老彭”是最听话的好媳妇的不二人选。

贫穷是那个年代的印象符号。那时,大家都一例的一日三餐:像水一样的苞米粥,很难能见到油星的蘸酱菜,餐餐如此、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白面成了大家永远的期盼与记忆。

那年正月的一次晚餐,“老彭”全家老少三辈七八口人都对即将要吃到的面条欢欣鼓舞,翘首等待。与婆婆干完了所有的前期准备工作之后,煮熟面条成了最后一道也是最关键的一道工序,而做为媳妇的“老彭”自然要担当起这一重任。有过多年的交往,婆婆对儿媳妇“老彭”还是很了解的,正因为如此,对于煮面条的这一相对简单的家务工作,婆婆还是要反复的叨叨几句:“面条好煮,开水下锅,稍煮就好”,对此,好媳妇“老彭”声答声应。见锅里的水已经烧开,老彭便将面条及时下锅,稍等片刻,全部捞出。大家一吃,发现没熟。于是,老彭再添柴烧火,开水后,将所有半生不熟的面条再次下锅,片刻工夫,家人再吃二次出锅的面条,发现还没完全煮熟。再于是,将这些不争气的面条第三次下锅,再添柴草,再烧,很烧,长时间地烧……待揭开锅盖,一锅浆糊终于成功。

那时的农村家庭妇女是村里劳动力的半边天,“老彭”当然也是其中的一员,只可惜百分之九十九的被表扬的名单里看不到“老彭”的大名,但有一次例外。

一次,生产队长安排家庭妇女铲修育种的苗床,在半道休息总结的时候,因为把育种苗床修整的直且平,队长单单点名表扬了“老彭”同志。这一表扬不要紧,在随后的劳动中“老彭”同志更加卖力,苗床修整的更好。只是在中午下班的时候大家发现:“老彭”同志在被队长表扬的那个苗床位置仍原地不动的一丝不苟地劳作着,只不过她被整个劳动队伍落得很远,很远……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