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歧河

生活两只桨,一只成功,一只还在努力,就这样驶向彼岸。

 
 
 

日志

 
 

原创:我的高中(35)  

2010-03-15 19:09:12|  分类: 我的学生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5年春节,即我读高中三年的最后一个春节。

从腊月末开始,班级的同学们便开始演绎春节串门的传统习俗,开始了三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春节串门大串联。我也加入其中,既当客人,又做主人。大家走一路,吃一路,遭罪的是我们的家长。

那时,县城有一个新建的啤酒厂。尽管大家一致认为这家啤酒厂生产的啤酒不好喝,但在那年的春节,就连这种不太好喝的啤酒竟然也脱销了。

当同学们来到我家时,在吃饭时,好客的父亲拿出了一瓶葡萄果酒以代替脱销的啤酒。

十几岁的我,从未喝过任何种类的酒,一是因为家穷,二是因为辛辣的酒没有汽水好喝。此次同学来家,我自然要违心的喝一点,一是因为待客,二是因为果酒有一点甜味。就这样, 同学们推杯换盏,我喝了大概半碗淡红色的葡萄果酒,感觉不错,苦中略带甜味。当时只是脸红,再没有其它什么感觉。傍晚时分送走了同学,经风一溜,头略有点痛,那就睡觉吧。

大概到了半夜,我的头越来越涨,痛的不得了,最后竟然全身颤抖起来,我强忍着头痛,怎奈我身不由己,一阵紧似一阵的全身颤抖仍在继续着,还是母亲心细,赶紧叫醒了熟睡的父亲。母亲帮我穿好了冬天需要的一层又一层衣服,父亲则在漆黑的院子侍弄好了小推车,在上面铺好了褥子,亲自架起车,等待母亲扶我上车。

在1985年寒冷的冬天,在一个平常的日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父亲推着不算轻快的车和我,在崎岖不平的村路上,在母亲的急切的目光中,直奔村卫生所……

每次想到这件事情,我都几乎泪流满面。我那已经离我远去的父亲母亲——我那什么报答您! “子欲孝而亲不在”的人生之痛被我永久的体验着。

父爱如山!母爱似海!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